E-estonia

爱沙尼亚电子公民(e-Residency)项目是爱沙尼亚政府在2014年正式推出的一个吸引人才的项目。在介绍e-Residency项目之前,得先了解一个在爱沙尼亚已经成功运转了20多年的项目:e-Estonia

1991年,爱沙尼亚摆脱苏联,恢复为独立的主权国家。独立之后,第一任首相马尔特·拉尔帮助推动该国历经了一次现代化,为该国进入数字时代奠定了基础。

在改革初期,爱沙尼亚拒绝了芬兰提供的免费赠送旧模拟电话交换机的邀请,选择创建自己的数字电话系统。一项向学校提供计算机的计划于1998年成功向该国每所学校提供互联网接入能力。2000年,政府宣布互联网接入为一项人权,并将其推广到农村地区。

e-Estonia项目自1997年推出后大致分为以上几个阶段。如今在爱沙尼亚,一个人一辈子中只有几件事情不能在网络上完成,例如登记结婚、领取个人身份证件。除此之外,从小孩的入学,买房买车的手续,医疗,办理证件,选举投票,商业往来等一切都可以通过网络完成。支撑“数字国度”背后的技术,是在2001年推出的“X-Road”。简单来说,X-Road是一个分布式的数据存储和交换平台。任何一个爱沙尼亚公民,使用自己的ID和PIN登录后,便可以掌握自己一生中与自己相关的所有数据,并且可以轻松获取和查阅政府的公开数据。例如,在其他国家,一位公民办理护照的流程可能涉及:填一堆表格,交实体照片,按指纹。然后在办理驾驶证的时候,再填一堆表格(往往需要填写的信息和之前办理护照时提供的信息都是重复的),把流程再重复一遍。但是在爱沙尼亚,只要在申领身份证的时候把所有的资料录入一次,后续办理各种手续需要使用资料的时候,只要插上身份证,输入密码即可。另外在X-Road系统中,个人对于自己的资料有着绝对的掌控权,且可以控制信息的授权开放程度。例如自己的医生只能获取自己的医疗信息,而不可能获取到金融信息。

“他們的國家愛沙尼亞因為地廣人稀,因此政府決定高度數位化,以更有效率的服務全國民眾。全國的圖書館、托兒所、學校等等機關全面數位化,政府單位也數位化,因此一切的流程包含文件簽署都可以在手機上進行。他舉例說,他最近剛買一台車,全部都是使用手機進行所有文件程序。因為所有單位都數位化,因此用手機就可以查看圖書館中的書籍、小孩在學校的成績等等,他也在現場示範,透過網路瀏覽器登入他的個人帳號、並在手機上驗證後,他就能很快的看到他在名下的所有財產,以及收入、稅務等等資料。

愛沙尼亞的e-Estonia透過X-road交換資訊,他特別提到,一般人民經過驗證後的資料會讓政府使用,但政府僅能使用一次,就不得再次利用;而政府開放給企業的Open Data,則允許企業不受限制的利用。

我有提問,詢問公務機關當初是如何從原本的作業流程轉變到可以數位化?他說,當初他們使用了非常高強度的訓練,不斷不斷訓練公務人員,才能做到這樣全面數位化的政府服務。”(摘自[2])

然而实际上这种技术本身并不新鲜。很多国家都在进行数字化的尝试(U.S. Digital Service, [3] Canadian Digital Service [4])。但是为什么爱沙尼亚能够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领跑全球?究其原因,在90年代,当爱沙尼亚政府下定决心开始进行数字化改造时,国家刚从苏联独立,人口也不多(2018年的人口数据只有130万人[5]),历史包袱小,因此可以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。而与之类似的,以中国大陆举例来说,虽然目前政府也口口声声在喊各地各部门之间的信息联网,但是国家体量之大,地方政府差异化的系统之多,人口众多导致的巨大历史包袱,数字化的道路上毫无疑问是充满巨大的困难的。

爱沙尼亚政府奉行“Once Only”的政策,意味着同样的信息永远只需要输入一次,即可把所有的事情办完。与之类似的,近年来杭州市政府提出“只跑一次”的口号。一个例子是,政府在线下建立诸如“市民服务中心”的办事大厅,把所有政府机关的办事资源集中到一起,争取在同一个地方就能把各种不同的业务办完。相比较之下,结合我自己的切身感受,线下办理相关业务的效率的确有所提高,一定程度上不再需要在全城各个机构的办事中心之间来回跋涉,但是与爱沙尼亚的“Once Only”以及Online Only的便捷性还是相差甚远。所以目前中国大陆部分城市在做的尝试值得肯定,但是依然任重道远。

The New Yorker在去年年底发表了一篇长文,Estonia, the Digital Republic [6],介绍数字化爱沙尼亚的历史和现状。其中提到,早在2007年,爱沙尼亚政府就已经联合Guardtime公司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国家平台中,用于身份信息的验证等工作。

Estonia is the world’s leading digital society and a recognized leader in eGovernment. in 2007,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Estonian Government and the small country’s private sector, a team of Estonian cryptographers, network architects, software developers and security specialists designed the digital signature system that would eventually lead to KSI, providing exabyte-scale real-time authentication for all the world’s networked digital assets. In Estonia KSI is used for independent verification of all government processes and protecting e-governance services offered to the public. [7]

另外,为了保证数字化系统能够抵御全方位的威胁,即使在国家遭受别国入侵时依然能够正常运行(爱沙尼亚人常常把邻国的俄罗斯视为假想敌),2017年初,爱沙尼亚政府在卢森堡设立了一套完整的e-Estonia的异地备份,用IT业的常用术语来说,就是“异地双活”,并将其视为数字爱沙尼亚领土的一部分,称其为“data embassy”(A “data embassy” like this one is built on the same body of international law as a physical embassy so that the servers and their data are Estonian “soil” )。

因为服务于自己国民的e-Estonia系统已经正常顺利运行了十几年,并取得了明显的成效(据称,数字化系统全部上线后,每年可以为爱沙尼亚政府削减2%的开销,这个数字等同于爱沙尼亚政府每年给北约缴纳的“保护费”,因此爱沙尼亚前总统 Toomas Hendrik Ilves常常戏称自己的国家不用多花一分钱就得到了北约的保护[6])。爱沙尼亚政府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才以及吸引投资,在2014年推出e-Residency项目。

有了之前十几年在e-Estonia项目上积累的经验,e-Residency其实也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项目。e-Residency项目在很多方面都是复用已有的平台。例如电子公民想要在爱沙尼亚开设一间公司,纳税申报便是与爱沙尼亚公民使用同一套系统。实际上,爱沙尼亚政府有一套完整的线上服务平台 https://www.eesti.ee/en/ ,关于爱沙尼亚的一切线上服务都能在这里找到。而即使电子公民并不居住在爱沙尼亚境内,依然能够享受到其中大部分的服务。

爱沙尼亚政府甚至公开了一个电子公民申请人数现状的Dashboard,https://app.cyfe.com/dashboards/195223/5587fe4e52036102283711615553 。可以看到截至2018年7月9日,电子公民的总人数约为41247人。如今每周的申请人数已经超过了爱沙尼亚的人口出生率。

来自各个不同国家的申请人所占的比例中,爱沙尼亚的邻国芬兰位于榜首,中国大陆以1866人位列第八位。

而申请人中的男女比例相差巨大。

真正利用电子公民卡在爱沙尼亚开设公司的数据中,中国大陆以67人排在第20位。相比较之下可以看出,来自爱沙尼亚周边国家的申请人(例如乌克兰,芬兰,俄罗斯等),他们申请电子公民卡的动机是实实在在想要通过爱沙尼亚这个渠道,在欧盟境内开设公司做生意。而像中国大陆,虽然持卡人数接近2000人,但是实际开设公司的不足100人,说明大家申请的动机可能还是以尝鲜、满足好奇心居多。